有的一个床位就算是一户
2020-04-25 21: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住了65年的袁大爷说:“我要不开口,这里哪还听得到北京话”

“你看看,现在这胡同里哪还看得见北京人呀!全都疏解出去了,没疏解走的,有条件的也都到儿女家去住了,剩下来的也就十几户。”袁老爷子说,“现半条胡同里住着至少100多户,大多是外地进京打工的,像故居院内就住了十多户,有的一个床位就算是一户,比当年大杂院里的北京人还多。我要不开口,这里哪还听得到北京话呀!”

说着,一个推小推车的人走过来,一聊是河北邯郸的,来这附近的建筑工地打工,也在附近租了房。

袁老爷子今年81岁,16岁搬到这个院里,一住就是65年。

站在周边大楼的楼顶俯视这片平房区,连片的平房房顶,让人几乎已经看不到地面了。200多米长的胡同里,凌乱不堪,很难想象当年这里是梨园行的聚集地,胡同南头的施愚山故居曾是科考举子进京应试时暂住的“高级会所”。

“别看这半条胡同,可挺热闹,餐馆、小商店、回收站一应俱全,全是外地人在经营。剩下的几户老北京,都是没有地方去的老年人。”袁老爷子说,旁边的西草厂胡同、山西巷胡同的情况也差不多。几百户住户中,北京老户只占了10%。

从sogo向南,马路东侧就能看到西草厂胡同的大牌子。东西向的西草厂路,路北是高档社区,路南的平房区边上有很多小店,难以计数。铁门胡同就在西草厂路的西口,说是胡同,其实只剩下了北边半条。拐进胡同,破旧的院门一个挨着一个,胡同边上摆着电动车,晾着被子,堆着砖头、沙土,胡同南头还有个废品回收站,说是回收站,其实跟垃圾站差不多。

“我要不开口,这里哪还听得到北京话呀”

“如今全都破败了,你看房顶上全是野草,故居成了大杂院。”在大院门口晒太阳的袁老爷子开口说着,这才让记者找到了一位地道的北京人。

说起宣武门外椿树街地区,现在的北京人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它了。但要提到sogo崇光百货,提到富卓、椿树园等高档小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当年,这里是北京人口最密集的地区,胡同就有几十条。现在也仅剩下三个半条的胡同——铁门胡同、西草厂胡同和棉花胡同。走进这处面积为9万多平方米的平房区内,如今很难找到几户老北京了。操着东北、河南、安徽等各地方言的租户,经营着废品、电动车、小餐馆,还有说不上从事什么职业人们,聚集在这一区域内,艰难地生活着……

在大杂院里,像这样接出来的小棚子也出租住人了。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eotfyv.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