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堆人住在一起
2020-03-13 21: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这里群租的生意人特别多,但分成两帮,后门和正门,两帮人互不越线。房源都在周围的居民楼内,至于有多少间房在他们手中周转,没有人能查得清……“最近整治群租,风声紧,大家都比较小心。”本报记者龙露 文并摄 j029

“楼上就有。”说着,妇女出了1809号,往楼上走去。

出了楼门,妇女甩了一句,“要租快租,最好今天交点定金。否则我不保证周一还有,”说完扬长而去。

“那能带我看看吗?”听到这话,妇女迟疑了,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记者,并追问道,“你那亲戚什么病,从哪儿来呀?”

记者来到149号楼,在楼下的一座旅馆前,一位操着安徽口音的中年妇女正在大包小包地往旅馆内搬家。她告诉记者,她也是来陪亲戚看病的,住了一个多月,就住在百万庄1号院,“哪栋楼记不清,反正是个地下室,两家人合租,有七八个人。今天租期到了,亲戚的病也快好了,搬到旅馆来过渡两天就走。”安徽妇女说,“一大堆人住在一起,肯定不踏实,晚上睡觉得把钱财系在身上,其他的东西丢了也无所谓。”

走到医院正门时,招揽租房生意的人更多。寒风中,十几个生意人挤在一起聊着,等着生意上门,或主动揽客。

妇女打量了一下记者,吞吞吐吐地说,“几个人的没有,两个人合租的有,110元一天。”

记者了解到,这个两居室一共有6个房间,其中主卧由于有单独的卫生间,房租每月2300元,另一个没有卫生间的客卧租金每月1800元,另外4间隔断房的租金为五六百元。粗略算下来,这间普通两居室的群租租金就能达到近7000元。

看到记者犹豫,妇女说道,“不就是晚上睡觉吗?这门口挺好的,敞亮。一个人住、两个住都行。”

石景山八宝山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小区内共发现有70户群租房屋,通过约谈、告知、限期整改等方法已整改拆除了30户,还剩40户,租住人数约300余人。“剩余群租户大概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二房东出租,还在积极联系户主;另一种就是本身户主已经同意进行整改,只等到明年和租户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到期后就能拆除隔断,恢复正常出租。”(记者 左颖)

“是呀!有便宜房吗?越便宜越好,几个人合租也没问题?”记者答道。

借着这机会,记者试着询问,“您这一个月不少挣吧!”

下午,记者再次来到阜外医院。刚走到后门,站在街边,一位挎着小包的中年妇女就立即迎上前来,“您是来租房的吗?”

群租两居室 收入近七千

“还有再好点的房吗?”记者询问道。

“这房为什么110元一天,不是跟楼下的差不多吗?”听了记者的话,妇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时,记者才注意到,屋里不但有电视,还有空调。

“还有便宜的吗?我就是家里有病人来阜外医院做手术,要请两个护理人员倒班看病人,就是晚上倒替着睡个觉。”记者说。

“这是套三居室,都住着人,只有门口的上下铺周一就腾出来了,你可以租,一天60元,被褥全换新的,可以洗澡。”

石景山月底前全区摸底调查群租房

“还有60元一天的,上下铺。”妇女说。

看到妇女起了疑心,记者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医院化验单据和几张北京至沈阳间的往返火车票,不经意地整理着。妇女伸着脖子扫视着化验单。

妇女带着记者,从阜外医院后门往北一拐弯儿就进了一个小区,迎面进了一栋楼。坐电梯到18层,出了电梯往左一拐就是1809号。打开门,门口是一张上下铺的铁架子床,床的四个立柱用木桩固定着,很结实,推都推不动,下铺上住着一个中年男子。

正说着,从里间走出来一名承租人,把一沓钱交到了妇女的手中,说了句“这个月的房租”。

“哪儿呀,不多!我才有十几个床,挣不了多少。不过挺好租的,我都没工夫收房费了。”说话间,到了19层。

推开一套110平方米的两居室内,除了两间卧室外,厨房和客厅竟然被隔出了4个房间,由于隔断过多,房间内的过道非常漆黑。这是记者昨天在石景山远洋山水小区一处群租房内看到的一幕。根据石景山区刚刚下发的房屋违法出租治理工作实施方案,从12月19日起至本月底,石景山将对群租房开展全面调查摸底,从本月底到明年2月初进行集中治理阶段。对于拒不配合、逾期未清理腾退的违法出租房屋,将成立联合治理队伍对聚居人员进行劝离。

1809号群租房内的上下铺

有市民向本报举报说,阜外医院周边小区里到处都是群租房,三五个人甚至十几个人合租的都有。按照市民提供的线索,记者昨天来到阜外医院旁边的百万庄1号院,试着敲响了一栋居民楼地下室的门,始终没人开门。问周边的房屋中介,都说没有群租房,只有两家合租,或单租的房子。事情果真如此吗?

从149号楼往阜外医院走,在医院的后门,记者又看到几位招揽群租生意的“房主”。在递过来的一张名片上写着:楼房旅馆,安全、卫生、可洗澡、可做饭,二人、三人、四人、一居室(价格优惠)……

“我那亲戚就是做心脏搭桥手术,周一就做手术,顺利的话要住8天,所以要租房。”听了这话,又看到了化验单和火车票,妇女放心了,“我带你去看看房,就在边上的小区。”

远洋山水小区是上周本市公布的35个群租市级重点挂账治理小区之一。昨天,记者来到这里,敲开了一套110平方米的两居室群租房的门,一位女士看到记者和八宝山街道的工作人员似乎并不感到惊讶。记者在这个女士租住的房间内看到,里面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套简单的桌椅外几乎已经不能再摆下任何家具了。为了用电方便,在床头的墙上还悬着一段接线板,而洗漱用品等就只能放在一进门的地方。“我在朝阳那边上班,那边房子的租金更贵,这种群租每个月也得比这边贵个一两百,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不谁会想着每天住在这么个又小又憋闷还成天担心会不会有盗窃火灾的地方。”

在楼门前,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是北营房东里11号楼,楼上至少有七八户群租房,“吵倒是不太吵,就是人太杂了,哪儿来的都有。”正说着,一位老爷子凑过来说,“干吗不租,我的房也出租了,多少钱我说了算。11号楼出租的并不多,最多的是临街的149号楼。”

这是一套一居室的住房,里面打了隔断,外面已住了一个人,里屋空着,除了一大一小两张床,基本上没什么地方儿了。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eotfyv.cn 版权所有